您的位置:涉外知识 >> 美国语文教育追求的阅读境界

美国语文教育追求的阅读境界

发表于:02 13 2009 9:49AM  阅读:(180)

■王爱娣

  我国语文教育课程改革已经走过8年的理论探索与实践历程,“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成为语文教育的目标。此时大洋彼岸的美国,其语文教育有着怎样的追求?美国语文课堂在做些什么?他们又通过什么方式来实现语文教育目标?笔者在完成新世纪首批初高中语文课改实践工作之后,有幸赴美参观考察了美国中小学语文教育,并把考察所得写成《美国语文教育》一书,希望通过美国语文的课程标准、阅读和写作教学等诸多方面,与读者一同探讨美国语文教育的追求。

  重视标准 反对平庸

  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教育界始终没有停止探索改革的脚步。当我们走进美国中小学课堂,聆听美国校长与教师的汇报时,“标准”一词成为我们了解美国语文教育的第一个关键词。我们很快发现,课程标准的制订与实施是美国学校教育改革的首要工作。

  早在1983年,伴随着《国家处在危急中:教育改革势在必行》报告的发表,美国政府开始新一轮的教育改革行动。报告指出:

  我们社会教育的基础目前正被一股日益增长的“平庸潮流”所蚕食,这股“平庸潮流”正在威胁着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事实上,我们已经陷入一种不加思考的、单方面从教育上解除武装的行动。

  很显然,美国对这场改革结果并不满意,他们认为,原因在于没有重视严格的学术标准。教育改革旨在提高学生的学业成绩,但教师对学生实际上“需要知道什么”和“能够知道什么”缺乏全面、明确的了解。于是,以“标准运动”为标志,美国教育开始追求卓越、反对平庸,具体行动表现为各个州开始研究与制订课程标准。到目前为止,美国50个州都有自己的课程标准。这场运动为美国语文教育制订了具体明确的目标,解决了学生“需要知道哪些语言知识”和“能够用语言做什么”的难题。

  在美国,语文课程标准有国家标准与各州标准之分。国家标准全称为《英语语言艺术标准》,由国际阅读协会和英语教师全国委员会共同制订,并于1996年出版。国家标准对各州和地方教育机构或教育实体没有法律约束力,也不强制遵守执行,各州自愿采用。但国家标准在观念与理论方面影响着各州的标准。

  国家标准规定语文教育目标是:

  确保所有的学生都能获得语言学习的机会并得到鼓励,使他们形成为追求个人生活目标,包括丰富个人生活而发展语言技巧的观念,作为有教养的、有生产力的成员充分参与社会生活。

  相比之下,各州标准规定的目标要具体得多,例如加州规定的语文教育目标是培养“流利的阅读者和熟练的写作者”、“自信的演讲者和积极思考的听众”;纽约州则规定语文教育目标是“为获得信息和理解能力而学习语言”、“为进行文学反映和表达而学习语言”、“为进行批判性分析和评价而学习语言”和“为进行社会交流而学习语言”。各年级课程标准的具体内容已经写进美国语文教材,作为教学目标融入到课堂教学行为中,标准内容也是各州标准考试的评价目标。“标准”已经成为约束自由美国的学校教育准绳。

  “阅读第一”行动项目

  美国语文教育非常重视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具体做法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重视早期阅读能力评价,把好阅读入门关;二是重视阅读实践,强调通过阅读学会阅读;三是遇到阅读难题,采取措施,及时补救。

  美国学校的早期阅读训练开始于幼儿园阶段。在小学,阅读几乎成为数学和艺术之外的主要课程。他们如此强调阅读,是因为孩子的阅读出了问题。据美国相关机构统计,从1992年至2000年,全国四年级学生只有30%左右的人达到阅读熟练程度,近70%的学生挣扎在阅读贫困线上。《不让一个孩子掉队》里这样写道:

  我们国家正在逐渐地被分为两个“国家”:一个“国家”的公民具备阅读能力,而另一个“国家”的公民则不具备这种能力;一个“国家”的公民心怀理想,而另一个“国家”的公民则没有理想。

  这样把阅读能力与“心怀理想”紧紧联系在一起,可见美国教育对阅读能力重视程度之高。如何解决阅读难题?美国政府承诺,要保证每个孩子在三年级时能够学会阅读。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政府实施“阅读第一”的行动项目,为各州提供消除阅读障碍所需要的经费与工具,这个工具就是国家读写能力研究会阅读小组制订的《把阅读放在第一位》手册。这本手册规定早期阅读教学的5个领域:音位意识、读音法、流利、词汇和课文理解,从对最基本的术语定义开始,为教师提供具体的教学方法和步骤,必要的理论基础知识,教学中可能遇到的难题等等,具有很强的指导性和可操作性。这项《把阅读放在第一位》的研究成果已在全国推广应用,并且成为美国各州对小学二三年级以前的儿童早期阅读评价的统一标准及其理论依据。

  克服阅读失败的最好方法是培养良好的阅读入门技巧,从教会孩子熟练地识字、拼写开始。在小学,美国教师通过各种方式与手段来加强识字训练,对那些落后的孩子给予个别指导。在加州的一所小学一年级课堂里,我们看到这样的情景:

  教室的一个角落里,一位老师带着五六个孩子围坐在圆桌边摆弄各种颜色的小木块,每个木块上写着不同的字母,老师念一个词“rag”,让学生按照读音寻找相应的字母:橙色的r,红色的a和蓝色的g,然后把字母连起来拼读。老师反复读这个词,学生也跟着念“rag”。学会该词后,再学下一个词语。

  这位老师就是按照《把阅读放在第一位》的要求,对孩子进行音位意识训练。教室外面的走廊里也摆着一张大圆桌,一位家长志愿者带着4个孩子在练习拼写。这些孩子比教室里的那几个孩子的识字水平要稍微高一些,他们所用的教具不再是小木块那样的一个个字母,而是印在卡纸上的一个个词语,这些词语缺少一个或两个字母,老师让学生找到正确的字母填空,使之成为一个完整的词语。比如,指导教师念“look”,学生手里的卡纸上印着“_ook”,这个词缺少第一个字母“l”,学生听着读音便去小纸片上找到正确的字母,把它放到词语的正确位置,使之成为完整的“look”。在这里,学生因识字水平不同而得到不同程度的个别指导。尽管这些孩子学习陌生字母与词语还存在不少困难,但他们却学得很快乐。

  在美国小学里,像这样家长与老师共同帮助孩子度过阅读难关并不是偶然现象。这个班的教室里贴着一张家长志愿者来校服务计划表,每天都有家长来学校帮助孩子。他们把这种家长与学校合作、共同帮助孩子成长的机构称为PTA(家长—教师联合会)。当然,家长给予学生的帮助毕竟有限,要真正彻底解决孩子的阅读难题,这项任务必须由政府来承担。一个由政府提供资金、委托Scholastic公司建立“阅读180”(Reading 180)项目已经启动,并在全美实施。“阅读180”的意思是通过阅读指导,让学生的阅读水平获得180度的大转变。这个项目从小学、初中直至高中,甚至特殊教育和第二语言学习者都能够获得相应的资助。

  度过识字难关之后,就该关注语段与篇章阅读了。他们相信,“只有通过阅读才能学会阅读”,让阅读成为最广泛的学习实践。在加州的一所小学里,我们看到该校校长办公室的门上贴着这样一张告示:

  ★让你的学生看见你阅读,阅读,阅读;

  ★每天读给你的学生听;

  ★让阅读成为生活中愉快的一部分;

  ★每天读给你的学生听;

  ★在你的办公室里翻看书;

  ★每天读给你的学生听;

  ★将书本讲解到最低程度;

  ★每天读给你的学生听;

  ★在整个校园里宣传各类书;

  ★每天读给你的学生听。

  这张校长的告示里,“每天读给你的学生听”被重复了5次,意味着老师和校长要带头阅读。校长读给学生听,老师读给学生听,把阅读时间还给孩子,要求教师把讲解书本降到最低限度,即让孩子们通过阅读实践来学会阅读,并且要求在整个校园里宣传各种书籍。这些要求都落实得很具体,并且用数量要求来控制和衡量阅读标准。

  我们看到,在校长室通往图书馆的过道的墙壁上,贴着一张“保持阅读”的黄色图标,画面上的立柱旁边标着阅读的数量:25000,50000,100000,300000……1500000。阅读150万字是他们要达到的阅读目标。该校校长告诉我们,加州尔湾学区将对达到阅读数量的学校给予奖励。在一个装饰得很漂亮的宣传栏里,张贴着各个班级学生最喜欢的书名及作者,以及老师喜欢并向学生推荐的好书。为了提高阅读兴趣,图书馆的书架上摆着各种毛绒动物玩具,孩子们坐在这里可以大声地对着这些小动物读书,给它们讲故事。在图书馆里,我们还看到这样一幅标语:

  你读得越多,知道得就越多;

  你知道得越多,就会变得越聪明;

  你变得越聪明,当你表达思想或做出选择的时候,你的声音就越有力量。

  像这样重视阅读的情况不仅仅是在加州,其他州都有类似的要求,例如纽约州语文课程标准明确规定:学生每年将至少阅读25本书或相当于这些分量的作品。这对于中国学生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阅读数目。

  美国小学如此强调阅读,是为了把好“阅读入门”这道难关,而中学生遇到阅读障碍怎么办?我们参观了一所初中学校,该校学生在2004年的加州阅读标准考试中成绩很不理想,六至八年级学生的阅读考试达标率只有24%、23%和21%。不过,这所学校情况比较特殊,他们有73%的学生为西班牙裔,而真正的本地美国人只占1%,白人占11%。为此,学校必须对这些阅读不过关的学生进行“阅读180”训练,课内教师指导阅读,课外加强阅读监控。

  负责八年级阅读补习班的老师真是煞费苦心,他为每个学生发放一份“图书馆通行证”,学生出发去图书馆读书前,从老师手里领取“通行证”,老师签名并注明时间,从图书馆出来时则由管理员签名并注明时间,以此保证学生在图书馆的阅读时间。老师还要求学生每天回家必须读20分钟的书。怎么控制与把握学生是否阅读了呢?老师做了一份“阅读日志”,每个学生手里都有一份,用表格的形式要求他们填写自己阅读过的书本的标题和类型、阅读日期及阅读页数等,最后要求家长签字。老师在“阅读日志”的开头处赫然印着:为生存而阅读,在阅读中生存!

  作文是可以教会的

  除了重视口语交际表达能力之外,美国十分重视书面表达能力训练。他们相信作文是可以教会的,通过提高教师的写作教学水平,来提高学生的写作能力。

  具体可体现在以下方面:

  重视对学生写作过程与方法策略的指导

  在加州中小学语文教室里最显眼的位置,我们能够看到“构思—打草稿—修改—编辑—发表(递交)—反馈”的字样。美国几家大出版社的语文教材里,几乎所有的写作指导都是按照这样的思维程序进行的。从小学开始,他们就把这种写作过程训练当作可操作的方法教给学生,通过严格程式化训练,对学生进行一步一步填鸭式的训练。

  例如八年级老师在教学生写作“有决定意义的旅游”这篇文章时,要求他们按照以下6个步骤进行:

  构思 在构思环节中,学生需要完成4项任务:

  1.探究文学作品中不同人物的旅游

  2.把作者自己喜欢的旅游串连起来,进行简单的归纳

  3.计划自己的旅游见闻

  4.问自己一些问题

  打草稿 在这个环节里,学生还需要注意两点:写作之前,从构思阶段和“作者的蓝图”中概括写作步骤,然后开始写作;记住在作文中使用主动语态的动词,它会使自己的作文更加生动活泼;提前阅读“修改策略”中关于使用主动语态的要点。写作之时,把自己的思想倾注到文章里去。

  修改 要求学生在修改自己的作文之前,请同伴对他的作文进行评论。

  编辑 编辑之前,要求同伴评论自己修改的稿子。编辑的时候,注意检查语法、惯用法、拼写和语言技巧方面的错误,特别要注意正确地使用形容词和动词的比较级。

  递交 作文完成之后,用什么样的文本格式上交也是有要求的。

  反馈 这是写作的最后评价阶段,要求学生进行自我评价和反思。

  再比如劝说类文章的写作,几乎都要求学生按照“开头提出观点—中间用论据证明观点—结尾重申观点”的三段论模式进行。在美国,从小学开始的作文练习都按照这样的步骤进行。写作训练被称作“写作研讨”,把作文当作项目来完成。在他们看来,通过写作训练,每个学生都必须而且能够学会写作。

  教给学生各种类型文章的特征及其写作方法策略

  让学生辨别各类文章的结构特征,教给他们不同类型文章的写作方法,解决“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比如,在加州,四和七年级学生每年要该州标准考试的写作项目测试,八年级必须接受“加州评价项目”的写作评价。这些写作评价都有规定的文章类型,教师按照文章类别进行写作教学。

  重视思维训练

  美国教师要求学生养成积极的思考态度和严谨的逻辑思维习惯。美国作文不强调字数多少,对文章长短没有特别要求,但要求熟练运用写作技巧,“有效而富有洞察力地形成作者自己的观点,表现出突出的批判性思考,清晰地使用恰当的事例、推理以及其他证据证明自己的立场”(最新SAT写作要求)。

  “批判性思维”一词在美国教育中有特定的内涵,它不是专指挑毛病、批评别人,也不是同意或不同意的简单线性思维,而是要求在掌握充分论据的基础上进行分析、判断和推理,尽可能使结论或作出的判断客观公正。这是美国语文教育对培养学生理性思维的要求。

  美国老师不怕学生文章格式的千篇一律,只怕文章没有独特的思想,不能表达作者的批判性思考。美国教育促进会主席欧内斯特·波伊尔认为,“清楚的写作导致清晰的思维,清晰的思维又是清楚的写作的基础。也许,与任何其他交际形式相比,写作使我们为自己的语言负责任,最终使我们成为更加积极思考的人。”

  (《美国语文教育》,王爱娣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11月出版)

 

 

 

                                                        来源:中国教育报

Copyright © 江苏省教育国际交流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南京先极科技有限公司